就医攻略

清华长庚医院:离体肝切除自体双叶肝脏再植 拯救终末期肝包虫病患者

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2017-05-26

导语: 国际知名肝胆外科专家、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教授近日再创新术式,为一来自青海果洛的终末期肝包虫病(“虫癌”)患者行离体肝切除字体双叶肝脏再植手术。

(肝胆胰中心 金烁 汤睿)拯救终末期“虫癌”患者,近日,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率领肝胆胰中心团队,为一终末期肝包虫病(俗称“虫癌”)患者实施离体肝切除,为确保患者术后肝功能充分代偿,团队发起新的挑战——左右两侧肝脏分别进行肿瘤切除后,重新植入人体,进行双侧肝叶吻合。术后,患者肝功能恢复良好,于5月17日出院返乡。

2.jpg

18年“虫癌”发展成终末期癌症

患者刘先生,是一位藏族同胞,18年前,被诊断患有泡型肝包虫病。患病期间,患者一直寄希望于通过口服药物控制病灶,但今年的健康体检结果给刘先生敲了一记警钟,CT影像显示,肝包虫病已占领了3/4以上的肝脏,并同时侵犯到肝脏的四支命脉——肝静脉、肝动脉、门静脉和肝内胆管,他的病情已发展至终末期。

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刘先生慕名从青海果洛来到北京,经董家鸿教授诊断,收入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中心治疗。围绕患者的病情,肝胆胰中心联合影像科、重症医学科、麻醉科、输血科进行多次多学科联合诊疗(MDT)。摆在医师面前,最棘手的问题是:虫癌侵袭的范围过广,且在中央要害区域,患者两侧可保留的正常肝脏组织都非常有限,按常规的方法离体肝切除后,很容易引起术后肝功能衰竭。

经过反复推敲,团队发现,患者的包虫病主要位于肝脏右侧和上部区域,部分左侧叶和右下区域的小片肝脏没有受累。如果选择离体肝切除,左侧叶的部分肝脏可以保留,但是体积有所欠缺,不能保证患者术后的安全。于是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肝脏右下区的一小片组织上。别看这块肝脏不大,却决定着能否挽救患者的生命。

如何保留住这片珍贵的肝脏实质呢?经MDT多学科联合会诊,利用三维重建及模拟手术,中心预设了两种手术方案:包括右三区肝脏离体、联合右下区肝脏自体移植;全肝离体,再将右下区和左外侧叶肝脏分别植回体内等。

术中,董家鸿团队经实际探查发现手术比想象的困难得多,患者的病灶大小近于篮球般,约为25×25cm,广泛侵犯肝后及肝上下腔静脉。衡量患者的体重,如果像以往一样单纯保留左侧部分的肝脏体积,患者术后发生肝脏功能衰竭的风险极大。最终手术团队选择了预设的第二种方案,全肝离体切除,对肝中央区病灶进行切除,应用异体移植血管重建肝后下腔静脉,剩余两侧肝脏组织块进行再移。

3_.jpg

董家鸿率领肝脏切除团队率先完成了肝脏的全肝离体;由肝胆胰中心主任张洪义教授联手卢倩教授完成体外肿瘤切除,由于包虫灶的侵蚀,周边肝组织已变得坚硬,使超声吸引刀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,手术团队克服困难,完整保留了左外叶和部分右叶的肝脏以及流入、流出道,并对被虫癌侵蚀千疮百孔的左肝静脉进行了修复整形重建,将左侧门静脉切除,异体血管移植重建。

最后,手术进入了最关键的第三步:“自体肝脏移植”,董家鸿教授与段伟东教授,重建第一肝门的门静脉、肝动脉、肝静脉及胆道。凌晨1时30分,第一肝门重建完毕。开始第二肝门的重建,由于饱受虫癌的侵蚀,患者的肝静脉犹如纸片一样菲薄,每一针角度的偏差或者打结力量的不到位,都可能使肝静脉发生新的撕裂。董家鸿教授以精确的针距和精准的力量,最终于凌晨3时,成功完成两叶肝脏再植,实现肝脏全部血流开放,刘先生的肝脏获得了新生。25个小时的连续作战,手术顺利结束,患者送入ICU病房。术后3天开始进食;术后第5天,可以下床走路;术后一周,肝功能恢复正常。

自2016年以来,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在执行院长董家鸿的带领下,肝胆胰中心团队连续挑战肝包虫病手术禁区,已通过体外肝切除、自体移植,成功拯救了4位终末期肝包虫病藏族同胞。(编辑 韩冬野)



我要评论(人参与)

  • 就医攻略
  • 筛查
  • 掌糖宝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热门视频更多>>
疾病专题
热门医生更多>>
李晓江 副主任医师

擅长:宫颈癌、子宫内膜癌、卵巢癌为主的各...

最新评论